主页 > 全面创先 >

到36岁执掌全球最大的基因研究机构

行者李亚威 用生命抢救彝族文化

张浩:在中国喊出“创客”第一人

姚晓明:我治愈的眼有母亲温暖的目光

13年,坚持在一个地方,不断地去帮这个地方的人拍记录片,一般人做不到;就算做到了,不要一分钱的酬金,还帮助这里找资金,做不到;就算找来了资金,拍出作品在国内外拿奖,做不到;就算拿了奖,十三年来带出一支队伍,培养一批人出来,做不到;就算培养出了队伍,走到哪个村庄帮到哪个村庄,做不到。但是她做到了。她是李亚威。 [详细]

蒋开儒:草丛里“长”出来的词作家

王绮红——带义肢的洒脱人生

在百度百科上胡晓梅有自己的词条。1992年—2007年胡晓梅主持的电台节目《夜空不寂寞》创造了“中国南方广播的奇迹”,在深圳连续15年位居收听率第一。2007年6月英国《泰晤士报》这样描述当时胡晓梅的受欢迎度:“在深圳,每天晚上大约有两百万人收听胡晓梅的电台节目,这个有胆识的女子以她的率直震撼了老中国人。” [详细]

我是张梁 在险峰与地面笑着“穿越”

创业初期,刘若鹏发现社会普遍对于企业的认定标准是资历和背景,多数人不相信成功来自于努力、天分还有坚持。“深圳有太多企业都是从零做起的,企业故事都非常励志。在这个地方,大家相信成功是可以靠努力换来的。” 扎根在国内最具创新、创意的城市,刘若鹏坚定地说:“有一万次选择都会回到深圳 ”。 “爱较劲”的刘若鹏异常地痴迷于源头创新,所以回到深圳有一股天然的契合感。 [详细]

李红兵:被誉为深圳ci设计界实力派人物,1982年开始从事设计教育工作,曾多次带领学生参与大型设计实务,历任湖北美术学院工艺系副主任、副教授、深圳高等职业技术学院广告设计专业管理委员会主任。1993年从波兰回国落户深圳专职从事设计实务。现担任深圳市乙正形象设计有限公司策划、设计总监。多年来,他在ci教学、ci理论研究和ci实务等方面做了大胆的探索。先后设计了中国人民警察警衔标志、中国国际高新技术成果交易会会徽、中国国际文化产业博览会会徽、深圳经济特区建立30周年纪念活动标志及公益广告。1994年“深圳航空城设计案”荣获深圳首届ci设计大赛金奖。 [详细]

曾经在十五年里的深夜温暖过深圳人的声音,回来了。这一次,胡晓梅,不谈感情,只谈健康的生活方式。胡晓梅的转身,转得相当彻底。

刘敬文在微博上道出他最理想的工作状态:新疆最美的三个月在新疆,在白杨树叶子铺就的道路听着加州旅馆,把晾晒在戈壁滩上的大枣全收了,不带走一片云彩。其他的时间在深圳。阿吉老人讲了一个故事:“爷爷临去世前专门拉着我说,阿吉,小圆枣是不能砍的,你6岁的时候得了风寒病,我用小圆枣泡水救活了你。它是你的救命恩人。而且,小圆枣再差也能卖几个钱。” 因为老人的敬畏心,小圆枣树被保留了下来。“阿吉老人教会我做人要有情义”,刘敬文说。 [详细]

章必功:我来告诉你学生为什么爱我?

从1992年担纲《深视新闻》至今,吴庆捷伴随我们走过了20年,在很多人心目中,他的脸就是一张熟得不能再熟的“深圳脸”。然而,你或许并不知道,这个45岁的中年男子当初得以走入深圳电视台播音是多么“跨界”的一件事。从直播中说“对不起”的懊丧到拿下两个“金话筒”平静地欣喜,这中间其实还陈列着酸甜苦辣各种滋味,他用20年的时间驳回了一个世人的刻板印象,然后坐在我面前胸有成竹地说出那句话,“我不是个肉喇叭。” [详细]

1982年,30岁的郑卓辉卖掉当时家中最重要的财产——一头生猪,换来200元买下了别人眼中的一堆“废铁”——拖拉机……从200元起家到身家过亿;从一味埋头“吃苦”到发出“推私入宪”的第一声呐喊;这位只读了3年小学的农民,在自己人生的不同阶段萌生出不同的梦想,他只知道要用尽全力去实现它们,却不知不觉将自己浓缩成了中国私营企业主阶层30多年发展历程的最生动的教科书。 [详细]

他是创下1天88台手术记录的光明使者;也是推动全国首个人体器官捐赠移植法的深圳名医。生活中,他为人子、为人父,只是在这个特别家庭里,孩子用驾照字母宣誓死后愿意捐献全部器官,以此继承父亲衣钵;母亲临终捐献角膜,让他每一次手术后,从治愈的病人的眼中看见母亲温暖的目光。他是姚晓明,一个马不停蹄的深圳医者,一个用人生歌颂光明的深圳人。 [详细]

5岁上学,16岁入读北大,23岁被吸收入人类基因组计划,到36岁执掌全球最大的基因研究机构,他的自信有坚实的基础。执掌一个大型机构也赋予这个过去醉心科研的天才一些“入世”的气质。你说他智商高,他表现得敏感而谨慎,力求拒绝不必要的争议和麻烦;你说有人把他当偶像,他罗列了光荣历程,却坚持说自己就是普通人。直到你多问了一句,华大基因真的是全球最大最好的基因研究机构吗?他终于跳起来反问,为什么中国人就是不相信自己可以做出一流的东西?! [详细]

如今二十多年过去了,深圳给我留下了人生中最美好的时光。尽管我现在已离开深圳有三年多了,但仍经常会做深圳梦。深圳人总体来说,是一种“动”的感觉:敢想、敢说、敢闯、敢为天下先,尽管有点稚嫩,不太成熟,但做的都是明天的梦。深圳是一座充满希望的城市,每个人,尽管起点不同,但只要你有自信和梦想,都可以经过自我奋斗,在这座城市里找到属于自己的位置,收获希望的明天。 [详细]

36岁基因领袖王俊:中国可以做一流!

“熟脸”吴庆捷:我不是个“肉喇叭”

见到刘铁榜,他恬淡一笑,轻声地打着招呼,用力地一握手,那刚进康宁医院的不适感突然全部消散——这个人有一种安抚人心的强大力量。 刘铁榜来深已14年,他所供职的康宁医院一直以深圳人精神健康的最后一道防线的姿态存在运转。从最初的100张病床的简陋小房子,到今天500张病床的崭新大楼,深圳康宁发展壮大的道路走得并不轻松,一如刘铁榜的精神病研究之路,30年的坚守背后也曾有顽强的抗争。可最终,他与这个独特的研究领域谈起了深刻的“恋爱”。 [详细]

南岭村书记张育彪:学习创造幸福

初见蒋开儒,着实吓了一跳,眼前这位精神矍铄的老人居然已经78岁了!老爷子腰板挺拔,穿休闲t恤,用的是智能手机,很熟练地用电脑给记者翻看相片……早起读报、喝茶、打太极,老爷子的生活很平常,但就是这样普通的“邻家爷爷”,却创作出了很多人听到前奏就能条件反射般哼唱的《走进新时代》、《春天的故事》和《中国梦》…… [详细]

她是用舒展舞姿展现艺术体操之美的一副图画;她是花季遭遇劫难从此梦断赛场的一声叹息;她是带着义肢返体操队,教出一串金牌的传奇。 她叫王绮红。 当我们的生活在现实的匆忙和浮躁中拼命摇晃,一定比例的幸福总是勾兑上一定比例的痛苦,活着活着就浑浊了,她却仍然是直白而干脆的。功名与创伤,皆被随意安放在过去的时空里,问到时才淡然提起。走近她才知道,有伤痛的人生也可以如此洒脱。 [详细]

2015年春天是个关键的节点,突然之间,“创客”为大江南北的人所知晓。28岁的浙江小伙子张浩,正是将“maker”翻译成“创客”的中国第一人。 张浩虽然年轻,却是创客圈里公认的代表人物,是国内最早一批接触和传播创客文化的人。 [详细]

胡晓梅:深圳的夜空是否依旧寂寞

大哥郑卫宁:生死边缘的无憾人生

推私入宪郑卓辉 32年梦想变奏

刘若鹏:把未来带到现在 再选择仍是深圳

刘敬文:以收获的露水 反哺干涸的乡村

郑卫宁就像是一只关不住的鸟,自小的生理病痛折磨他,困住他;生活的苦难折损他,仿佛老天都看衰他,但这一切都阻碍不了他,去飞翔。 借着互联网的“翅膀”,他将最初只有5名残疾人的“残友”,发展成为世界级的残疾人高科技就业平台,让3700名残疾人过上了全新的有尊严的生活;他头顶拥有无数荣誉光环,但最看重“全国劳模”这一个;作为公司创始人,员工不叫他“郑总”,而乐意称他为“大哥”,这位大哥用他的一生,带着残疾人朋友攻坚克难,活出各自精彩的人生。 [详细]

深大校长章必功要离任了,深大论坛沸腾了,微博沸腾了,“不舍老章”成为深大的绝对主题。有外地不知情者在网络上好奇地问:为什么一个校长的离任会引发学生如此大的反应?没有一个学生能够完全准确地作出回答。28载任教,7载校长,“留恋情绪任何退休的人都有,我肯定不舍,即使干到75岁了我还会不舍。”尤其是见到学生对他如此不舍,章必功心里是有触动的,“很多人说深大的学生很爱我,我来告诉你学生为什么会爱我。” [详细]

恬淡刘铁榜:与“精神疾病”的曲折“恋爱”

李红兵:设计已进入5.0时代

从高海拔的冰雪之巅到温润的零海拔,从人迹罕至的“死亡地带”到摩肩接踵的大都会,从高危极限运动到踢足球……张梁似乎已经逐渐习惯了这种大跨度的“穿越”生活。先后登顶9座8000米以上的山峰,并徒步穿越南、北两极,他在一步一步向着自己那个登顶全球14座海拔超过8000米的雪山,并以探险方式抵达南、北两极的“14+2”的梦想进发。在用脚步丈量山峰、极地的一路上,张梁体验了大自然的奇诡,却也经历了生死考验。 [详细]

杨一平:我人生最好的时光留在深圳

10年时间,从刚刚接过父亲肩上重担时(张育彪的父亲张伟基是南岭村的老书记)被“压”得失眠,到淡定处理村中大小事之余每天打一套太极;从盲目崇尚制度管理的科学性,到懂得管理也需要用感情;从第一次当人大代表时天马行空式的满腔热情,到如今只提“小事”,张育彪一直在学习。他说,无论作为南岭村社区党委书记,还是作为人大代表,自己10年来最大的收获都是“更懂得去创造幸福”。这种幸福,有村民的,有深圳市民的,也有他自己的。 [详细]

阅读本文的人还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