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关于我们 >

譬如

不会,因为你自拍完了,还要帮我拍。我要拍侧脸。

不记得是写到第几封信的时候,我跟老刘突然断联了。

好久不见,你还是这么矮。你怎么没穿高跟鞋?

我把手机递给他,他看着我戏谑道:啧啧,ps技术越来越好了,皮肤变白了,脸也更立体了,原来这就是你眼中的自己。

那天,我们约了在三里屯的一家云南菜主题餐厅碰面。老刘穿了白色的衬衫,背了个胶片相机,远远就看见他挺拔的身影和留了几缕小胡渣的干净笑脸。

他的qq头像一直是暗灰色,人人网上也杳无音讯。用qq再次联络上的时候,已经是2014年下半年,这中间的两年时光,我们对彼此生活的认知一无所知,一片空白。

靠,我就知道。如果说自恋和自拍都是一种病,那我跟老刘一定病入膏肓了。

了解我的朋友大多知道,如果对方不是很好的朋友,不是了解的人,我是不会在分开许久之后,主动约出来见面叙旧的,因为我会害怕。

到上海三个月后,逐渐认识了新的朋友,也适应了广告公司的快节奏,日子才变得忙碌充实起来。而且,广告公司好玩的地方在于,每接触一个全新的品牌,就像是开启了一段全新的旅途,一路上充满了新鲜和刺激,倒是很合适我这种心情像天气一样阴晴不定的人。

等下,你取景和对焦都有问题啊,我示范给你看边说边抢走了我手里的相机。

毕业后,我们一直没有见过面,一直隔着千万水,用虚拟的网络连接彼此。直到去年公司在北京有一个项目,作为项目负责人的我被外派到北京几个月,全程跟进项目执行,到了北京后,我一直在忙项目的前期筹备,10月底才抽出空来约老刘出来吃饭叙旧。

他会写信告诉我非洲的风土人情和周边发生的奇闻异事,他说黑人兄弟大多单纯善良,容易相处,只是带了口音的英文辨别起来十分吃力。

没错,这就是我们的开场白。朋友间的相处方式千奇百怪,有些人的友谊是建立在互损互掐中的,譬如,老刘和我,还有些人的友谊是建立在谈天说地上的,譬如,我和老刘。

老刘,你忘了你187,在你面前,我穿不穿高跟鞋有差别吗?还有,我比较感兴趣的是,好久不见,你弯了没有?

等一下,你刚才p好的那张照片给我看看。

2失联又复联

刚到那边的时候,常常半夜无眠,只好坐起来听雨声,脑子里总是冒出那一句君问归期未有期,巴山夜雨涨秋池,便不由得想起国内的朋友,立刻给他们发信息,有的成功,有的失败,毕竟和国内时差有七个小时,收到的及时回应总是寥寥。

你害怕自己没有办法应对已经腐烂变质的尘封过往,你害怕自己小心翼翼珍藏的回忆在对方那里搜寻不到一丝一毫的念想和痕迹。有情人变陌路,好朋友变疏离。仿佛在这个光怪陆离的人间,谈永恒是一件极为可笑的事情。

而我会告诉他自己在上海的新生活,刚开始时,举目无亲,孤单无助,下班后除了回住处好像都没有地方可以去,更别说什么娱乐活动了。

记得帮我拍侧脸,我这个座位的光线,拍侧脸比较好看,他又补充了一句。

当时,老刘所在的公司是一家中非合资的贸易公司,位于远离城市的一个幅员辽阔的牧场上。公司里面的基础设施很差,没有网线,搜索无线网络信号的过程犹如海底捞针,偶尔人品爆发地连接上网络,qq上国内好友的问候的信息像是压迫许久的弹簧钢一样连番弹出,电脑便会毫无悬念地死机。有时工作需要,为了发一封邮件回国内,他不得不开车跑到几十公里外的城镇上找网络。

知道啦。相机给我。

老刘,如果我现在自拍的话,你会吐槽我吗?一般跟陌生的朋友一起吃饭,是绝对不好意思自拍的,害怕被别人吐槽。但在熟悉的人面前就无所顾忌,所谓的询问只是象征性的陈述。

他所在的牧场美丽而寂静,只是偶尔半夜响起的几声枪响会让自己从梦中惊醒。

餐厅里人不多,只零星地坐了几桌客人,菜却上得很慢,似乎有意留足时间供我们聊天。

我不服气,故意挤兑他,你知道吗,你这样容易让我想起玛丽苏文里面的经典描述,什么刀削般的轮廓,立体的五官再说了,你一个直男,这么会自拍真的好吗?

只有那些最要好的朋友,在久别之后,我才敢约,才敢见面,只因为心里还藏着一份笃定。纵然时光无情,至少,你还是你,我还是我。即使,我不是我,你不是你,只要我们在一起的时候,你依然是我认识的那个你,我也依然是你认识的那个我。这样,就已经足够了。所幸,我与老刘之间并没有见与不见的烦恼。

工作日最开心的是每天的午餐时间,大家坐在一起谈天说笑,只是公司里有一大半是上海人,他们说着我完全听不懂的上海话,言笑晏晏,而我总是一脸茫然,默默地吃完眼前的盒饭,语言的障碍滋养的是一种格格不入的疏离感。

有时我甚至会想,他们还不如说英语呢,好歹那样我能听得懂。

生活中总有一些人会随着时光的推移变得面目全非,有些人你不想见,更加不敢见。

声明: 本文由(非常完美在线直播观看)原创编译,转载请保留链接: 最好的友情,是你我可以舒适地做自己

老刘,英文名stanic,当然更多的时候他喜欢别人叫他胡杨。他是我们班的班长,也是我们那届的学生会主席,学院里的风云人物。毕业后,他进了杭州的一家外贸公司,不久便跳槽到新东家,升职为总经理助理,2012年9月被外派到非洲,随老板一起开拓一个全新的项目。

非洲也并不似想象中只有戈壁和荒漠,他所在的地方属于热带草原气候,草木茂盛,雨水丰沛,常常在傍晚,云波诡谲,电闪雷鸣,大雨倾盆,雨后的空气总是清新的让人想翩然起舞。

文|林夏萨摩

是老刘,非常完美直播 ,也是stanic

ok, 你赢了。网易怎么不请你去代言?

2012年微信还没有风靡,我们之间联络的唯一方式就是电子邮件。

很长一段时间,我们通过邮件絮絮叨叨毕业后各自的生活和际遇,把不敢展现给别人的脆弱和矫情一览无余地展现给彼此。

我们都在陌生的地方,过着各自的生活,同时,又为各自的得意与失意打气,为各自的梦想和坚持执着着。

我这叫爱自拍,有态度!

阅读本文的人还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