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发展历程 >

几个人闯了进来

姐姐来拿钱的时候,虽然我心里有一百个不情愿,但还是在孙年面前点了头,因为我知道,如果自己不答应的话将会招来更多的麻烦:姐姐会怨恨、孙年会不满。那段时间,我一直在心里劝着自己:姐姐确实是在困境中,而且钱是孙年辛苦赚来的,他有权支配使用。

而这19万元是姐姐从孙年这里拿的,她来要钱时理直气壮,而且没有提半个借字。而孙年也心甘情愿地把这些钱给了姐姐,照样不提半个借字。孙年说,他和姐姐从小是在一张床上长大的,姐弟感情很深,他一直把姐姐当成妈妈一样看待。如今,姐姐的婚姻遭遇不幸,他觉得自己有义务尽全力来帮助她。

我考虑再三,最终点头同意了。我想,只要能让我们一家三口单独生活就行。我不愿意跟公公婆婆一起生活,两个老人平时好吃懒做,连扫帚都没拿过,而且常常把屋里弄得一团糟;两个老人还特别会享受,他们拿着儿子的钱又吃又穿,公公常年都在买新衣服,而婆婆则定期去美容院

之后没多久,我被单位派到外地工作半年。我把小虎带在了身边,让父母一起过去帮忙照顾。我走的这段日子里,姐姐带着贾贝住进了我们家,照顾公公婆婆的饮食起居。那段时间,姐姐一直想卖掉她那套房子,说是地段太偏远,而且不想总住在那个让她伤心的地方。如果姐姐卖掉房子后住进我们家,就目前的情况来看还能凑合。

公公婆婆听说女儿要住进来竟然急了:她已经嫁出门了,日子好坏由她过。而且已经离婚,丈夫也不会再来烦她了,就让她们娘俩儿自己过吧!你是我儿子,我养你这么大,你现在有点成就、有点钱了,就嫌我们麻烦了?

和孙年结婚时他已经是一个资产几百万的老板,接着,他的生意越做越好,我们的积蓄也越来越多,可我的幸福感却并没有随之增加。半年前,孙年的姐姐孙嘉离婚了,法院将孩子贾贝判给了孙嘉,而他们那套90平方米的房子成了夫妇俩争议的焦点。最后,孙嘉的丈夫得到了19万元才算终结了房子的纠纷。

可这些生活元素只能给我一个光鲜的外表,却没有给我真正想要的生活。常常,我会一个人抱着儿子小虎站在窗前,看窗外那浓得化不开的绿,而我的心里却是浓得化不开的忧伤和失落。

原本以为姐姐拿走19万之后,短时间内就不会再有事情了。可实际上,这才是她的开始。之后,孙年又给了姐姐一笔钱,让刚离婚不久的她带着儿子贾贝去海南散心。姐姐没有推辞,拿了钱就带着贾贝去了海南,坐的飞机是商务舱,住的酒店是4星级。那几天,孙年每天都会给姐姐和外甥打电话,问他们玩得高兴不高兴,钱够不够用。那种关切是我和小虎从来没有享受过的。我抱着只有几个月大的小虎站在一旁听着,心里酸酸的。

从海南回来之后,姐姐就开始在孙年的公司帮忙,帮他做些接待客人之类的工作。实际上,姐姐的工作不过是个形式,但是她的月薪却高达5000多元。

我回来之后,姐姐就暂时和她儿子回到以前的住处了,只等着我和孙年买了新房子之后,把房子过户给她。

我们住的是一套140平方米三室两厅的房子,姐姐如果搬过来的话,她和儿子住其中一居,公公婆婆住一居,我和孙年住一居。但是,儿子小虎再长大一点之后该怎么办?更重要的是,家里已经够乱的了。

不知道为什么,我的脑海里经常会闪现出这样的场景,像是自己看过的劫匪片,虽然有些荒诞,却似乎又有缘由。跟孙年生活的这两年,我始终没有家的感觉也没有安全感。因为我和孙年的家就像一个开放的救助站,任由他的家人随意来往和索取。按说我的生活不算差,洋房、名车、深爱的男人、每月五六千元的生活费

得知孙年要将那处房产过户给自己,非常完美直播 ,姐姐不仅没有感谢的话,反而问孙年:过户费由我来出,但能不能少一点?我听了之后,一股无名之火瞬间涌上心头,我不知道为什么这样一个平时看似没有头脑的人,一遇到经济问题就变得这么有头脑。孙年柔声说:好的。不过先不着急,你先住下来再说。我知道孙年说这话的时候,已经决定替姐姐交付全部的过户费了。看着孙年对家人无休止的放纵和让步,我心里像被什么堵住了一样难受。

孙年因为自己工作太忙碌,无暇带公公婆婆出去玩,就又给姐姐买了一辆小轿车,让她多带公公婆婆出去。每次看着姐姐开着小车四处转悠的时候,我心里说不出来是什么滋味。

我从外地回来后,孙年跟我商量着想再买一套大点的房子,我表示同意,但不希望再跟公公婆婆和姐姐同住。孙年知道我的心思,说他会尽力而为,会尽量让姐姐去照顾父母,但得有个前提条件,那就是把这个140平方米的房子过户给姐姐。

孝顺的孙年听父母这么一说,就没再坚持让姐姐照顾父母,但是买新房子和将旧房子过户给姐姐的计划却并没有改变。那天晚上,孙年在卧室里有些不解地跟我说:孙嘉是妈的女儿,妈怎么能把他们娘俩儿扔在外面不管呢?我没有作声,却在心里一遍遍地回味着家里每个人的神情。

门被强行踢开,几个人闯了进来,开始抢夺屋里值钱的物品,然后一一装进他们的囊中,而丈夫孙年竟然乐呵呵地帮他们的忙。那些人就是孙年最亲最爱的人他的父母、姐姐和外甥。我怀里的儿子小虎在嘈杂吵闹中哇哇大哭,我无力地看着眼前的一切,也忍不住哭了起来

阅读本文的人还阅读: